Saturday, March 15, 2014

:<日記仔> 20140313:



好像我回來台灣之後都沒有大太陽過=_=



今天我又睡過頭了!
一聽到鬧鐘響已是10點! 我是10:30要上班的!!!

結果又要勞煩大比比載我過去了。

這已是一星期內第二次了,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??

我覺得我人雖回到台灣,
但靈魂還未回來呢。

還是, 真的從一月尾累到現在???

所以, 一想到明天起可以休四天,
實在覺得好好好開心啊!


然後, 今天副理來了!

前天店長跟我「提過下」, 想不到她真的來了。

哎唷, 人家可沒心理準備呢!

不過還好其實也沒有怎麼樣, 大家互相認識一下而已。
不過她這一待也待了四個小時呢。
(實在是萬般不自在啦)


最近下班後, 都趕緊回家去。

是因為老了所以下班都只想躺著就好了嗎????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然後, 看到我很喜愛的文字人黎堅惠去世了。

很突然, 很震撼。


猶記得當年中三中四開始看AMOEBA,
認識了總編輯WINIFRED這個人,
回想起來似懂非懂, 我其實也不是什麼潮流人,
但看到賞心悅目的畫面, 精彩的文字,
總看得津津有味, 奉之為天書, 每期必買。

從來都很喜歡買雜誌看雜誌,
平常可以很慳, 但買雜誌卻不手軟,
在互聯網還未發展到現在般普及的年代,
看報紙雜誌是我最大的精神食糧吧。

所以一星期動輒都會買好幾本回來,
看到好看的圖, 好看的文字就會剪存下來
(那時會考又有修ART呢)

而黎堅惠也成了我一個很欣賞的女性,
她的著作《個人裝備1─少年口味》到現在應該還在我的書架上。
(其實AMOEBA應該還在我的床下底!)

有關於黎堅惠的一件事,
我很記得她說過她本名太女性化太柔弱,
所以特意用個「堅」字作為筆名。

我覺得這IDEA太正了, 所以那時候我也有樣學樣,
加了個「強」字給自己, 哈哈哈。

她的離世, 還在非常非常可惜,
一個那麼有型那麼有想法的「潮流教母」,
就這樣只能成為追憶了。

RIP

P.S. 收到她離開的消息. 我才猛然發現她的BLOG, FB...
其中一篇是她塗上粉黃色腳甲油的圖片。
昨天路過看到同色的指彩, 馬上買了回家來紀念她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最後, 今天是CANDY BB的忌日。

5年了。

還是好想念她。



她一直都是我的一個遺憾。

現在我還能做的, 就是每次回娘家,
都會去探她一下--- 聊幾句, 講講心事。

5年了, 對她的承諾, 還是一直在堅持著。
同時也在警醒自己, 沒有好好珍惜, 失去了,
補償其實也只是補償, 而已。


人的相知相遇並不是理所當然的,
相互的尊重和珍惜, 才能恒久雋永。










0 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