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April 19, 2017

:<日記仔> 20170418




今天真的想以日記形式記錄一下。



今早7點多起床,因為答應了爸媽一起飲茶。


不過結果我又8:30左右才到了~就只能喝個十來分鐘~

老實說真的很對不起他們,而且也挺狼狽的。



ANYWAY,最後我們四人還是有順利飲到茶,也不錯吧。


結果我8:50才走,到了公司大約是9:10左右。


大家都回來了~我膽子真大,每天不是太準時就是晚了。

我要好好改掉這習慣呢。



一到公司門口,就看到大堆包裹堆在門口了。嗚呀~

一看到就趕緊搬進去,記錄,通知同事... 一整個就是忙~

不過一看到群組說那123 早上請假,心情就很好了哈哈~

後來老闆說早上跟2大組有會議,挺開心的,有點無皇管的感覺。


不過,其實我也沒閒到哪去,就是雜務一點一點的推過來,

弄弄這,弄弄那。。。很快,也就是1230 吃午餐了~

那就趕緊下樓去老地方跟他相見了~

吃到了焗豬來做午餐呢。


就看著海邊聊邊吃了。


吃完飯,又要上戰場了~

先開了個STAFF MEETING,

一直覺得這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,甚至有點無謂,

不過還好很快就開完了。

而且呀,老闆還把我平常的職務的分擔一半出去了,

不知道是要我做更恐怖的工作,還是看到我臉臭呢?

哈哈哈哈哈哈


開完會才是真的地獄開始,'

有十個包裹等著我寄我,還要教人呢~

希望只是分擔我的工作量而已吧。



然後一直忙呀忙,到了5點左右才不忙吧。


還OT了十來分鐘呢。

不過今晚沒約,所以就豪給它吧,還跑去了換票呀。。。


噢不,我打了一半就睡著了,真的有那麼累嗎?

不過,復活節出去了三整天,真的好累啊~


我今天的覺悟是,我要有自信,別要再從別人身上得到安全感。


我真的要再更強大一點呢~



回到家,吃了3/4包薯片和一個橙,沒有吃晚餐了。



最近食慾還是差。晚餐常沒吃呢。


我是怎麼了?


HELP~!













: 努力每天寫寫字:



回來香港,就愛看香港書,例如卓韻芝,王迪詩,王貽興...等。

因為我覺得香港人的遣詞用字跟台灣人的都不一樣呢。

是一種親切感吧。

沒錯台灣人好像更有文化的樣子(畢竟他們可以我手寫我口)

但作為一個香港人,還是看回香港人親切的文字最正呀!


有空我會去蒲書局,裝個偽文青,偽裝自己會看書,為自己氣質加些許分數吧。

真的,長得不夠好看,除了可以靠化妝喬裝一下之外,

內在的培養也是重要的。

當然,很明顯我也真的只是偽的,就是那種賣弄自己願意看文字的人啦~

哈哈哈哈哈哈~

去了台灣,雖然滿街都是誠品,我有空也會去蒲下,

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沒耐性了,主要就只看散文,或是些趣味性較高的書籍吧。


我覺得,文字的魔力是,

你不會知道什麼時候會看到哪一句句子,然後你得到了一些新思維,

可能從此把你的一生改變了。


所以呢,開心的時候愛打出來分享,我希望我的正能量可以SHARE給別人;

不開心的時候也愛寫寫字,因為我知道,把悶氣吐出來後又是一條好漢。



最近把之前沒看完的《宿墨傷筆》再翻了遍。

這本書啊,絕對是我的心靈雞湯,生活化的內容,卻帶出不少的正面能量。

也許真的要有經歷的人才可以對生活存著那麼多的想法吧。


所以呢,也許經歷時很苦很痛,但撐過去之後的成長,我覺得很棒。



其中,有篇阿芝說叫人每天寫寫字。

其實我覺得自己是個很喜歡記錄生活的人,

也許是年紀大了?也許是寫作時是自己最有自信的一個時刻?

也許是好想把看到的感覺到的都一一記錄下來?

總之我記得,每次看回自己的文章,發文 (例如FB/IG)也

我都覺得很窩心,慶幸自己都有記錄下來。


因為開心的,不開心的,都是一個歷程,

我常常覺得,FREE STYLE的我來到這個世界,

也就是想要體驗什麼的。

我沒有宏大的夢想,我沒有想買什麼房子,

我沒有想很有錢,我沒有想做什麼偉大的事情,

但是我希望每天都過得快樂,回頭看,不枉此生。


所以,我喜歡把生活上的大大小小記錄下來。


不過,近年懶惰了,好像記錄得越來越少了。


是因為生活上有更重要的事而影響了嗎?



是的,沒有比要快樂更重要的事了。

















Sunday, April 09, 2017

:<日記仔> 20170409:



回來香港了一個多月了。目前的感覺是,很累。


我在想是不是把回來都看得太簡單了呢?

確實,我也滿快找到一個工作,可是除此之外,
其他的跟自己想像的不太一樣。

我以為回來都會美好。例如可以賺錢可以不用太窮了。
例如可以照顧家人裝作獨生女,
例如可以朋友見面,例如可以在香港到處玩到處吃,例如還有...

然而又好像計劃趕不上變化。

然後,竟然還會覺得寂寞。

明明,在台灣朋友不多,沒有家人,應該更寂寞才是。
是可能習慣了獨立而又相依為命的模式?
也可能是一種疏離感?大家變了,重心不一樣了?
當然亦可能,也可能是我的問題。

一個多月後的今天,每天都很充實,因為我的工作很忙碌,
每天拼命封箱,做行政工作,接待,入單。
離家很近,準時下班,薪水也如預期。
其實,我還是應該值得感恩和開心才對呀。


只是最近內心好多問號,是因為太久沒以這種姿態在香港生活?
還是到底,有什麼原因呢?

最後,又負能量地想,到底我回來是對的嗎?


希望那只是因為水星逆行又要來了的暫時性低落了吧。


日子還是要過,努力撐住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