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September 22, 2017

:<日記仔> 20170921:




今天又再全天在家裡了。


我知道,我其實要走出去。


那怕是去跑個步,那怕是去百貨公司,那怕就出門繞個圈...

明知道家裡採光不好,留在家心情就是會鬱悶鬱悶的,

可是,有時候,我也不知道可以去哪好?

說約朋友,我也不知道可以約誰,

找車厘嗎?其實我們住得很遠,她也要帶小孩;

桃園附近的也其實不熟,就算見面也是偶然碰頭一下;


明明在香港幾乎隨時都可以找到朋友的我,

突然真的覺得很孤單。


而且,在還找不到工作的日子,也不想到處亂跑。


一個人,就是沒有什麼動力。



加上,雖然6年過去了,其實我還是有一種陰影,

每次下樓覺得有可能會看到99,內心其實很恐懼。


大概這傷害過我的人給我的創傷大到,我還真的無法好好面對吧。


(其實現在已經好了太多太多了,以前是連她的腳步聲都會讓我心驚膽跳,
連房門都不敢亂出。有陣子我真的完全不敢出門。回家也要等大比比一起回。)


有在努力找工作了,只是其實我也還是不知道做什麼好,

也不知道自己適合做什麼...

每次要在台灣找工作,其實都會感到徬徨,

自己覺得適合的,人家不見得適合;加上自身又有不少限制,

自己又有想法,還是會有點畏懼,

畢竟,在台灣工作日子尚短,

其實真的還不了解自己在這裡有什麼優勢.......


所以,一切有點像在等運到般。



目前,就只好加油,和努力。



----------

這陣子基本上都在封閉自己,

因為心情不好也講不出個所以然來,

就只好默默的把自己藏起來。


連跟遠方的朋友WHATSAPP講幾句,都沒有。



有點差不多與世界隔絕了的感覺。



我知道,以我的性格其實要抒發出來才對,

說起來打從年初開始其實已經很抑鬱了(為何我會容許自己不開心那麼久呢)

然後有一天小魚打來跟我聊天,我才突然豁然開朗起來。

所以我知道自己需要有一個發洩位。


現在,就只剩車厘每天跟我在聊。


謝謝她都沒有在我低潮的時候丟下我。


實在十分感激。


有時候,就是需要一個小天使,也許幫不上實際的忙,

就...是一種存在和給依靠的溫暖吧。


-----------


據說,十二宮重的孩子,是很抑壓的。


雖然我應該算是個真性情的人,但同時也是個想太多的人,

總不能把所有所想的都宣之於口吧,

所以打從F.1 開始就有寫日記的習慣(so-call 日記,當然沒恒心天天寫)

把所想的寫出來,就比較可以解決抑壓的問題了。

而且看回自己的文字,感覺其實真的是很有趣的。


再然後,到了大約F.5/F.6吧,有了自己做的網頁,

就開始在自家的網頁上打日記的生涯了。

再之後,是XANGA。

原來網上日記這件事,我持續打了15年+了。


有時候會覺得,是不是真的太寂寞了,所以才要自己跟自己對話,

而且還公開在網路上,不怕被人看到嗎?


這件事,嗯,也許真的跟12宮有關,或許也是一種潛意識?



記得自我妹出生後,她體弱多病,所以爸媽都全力照顧她。

小時候的我只知道自己是姐姐,壓根兒沒想到自己其實被忽略了。


老實說,小學年代我真的一丁兒都沒有叫爸媽擔心的,

功課自己做,溫書自己溫,跟爸媽去打牌,也是自個躲在一角看書。

在小學算是成績好的那群吧,所以很有要品學兼優的包袱,

總之,就乖乖的,靜靜的。


是抑壓吧,覺得要乖要聽話才得人疼,當然我知道內心有叛逆的因子的。


那時候會很羨慕同學們都住樂華邨放學還可以一起玩,

我卻要每天趕校車回家。

然後莫名其妙的去了唸女校,可是成績又不好,朋友不多,

所以只好自己找娛樂。所以會想出很多奇怪的活動慰藉自己。



媽媽習慣了疼妹妹,我又從小貌似獨立自主不用人操心,

當然也不會跟父母撒嬌,但我內心卻是熱情的,所以很抑壓。

形成了現在的個性---

其實內心很寂寞,暗地裡很希望有人會關心關注自己?


想起來,應該就是這樣吧。


其實之前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,

因為小時候就覺得妹妹需要大家呵護,我真的一點都沒有吃醋的感覺,

到長大後才發現,原來應該是從小養成了的習慣吧,

不敢太過於苛索別人的愛,不想自己會困擾打攪到別人,

讓對方討厭自己。


唯有在網上平台打打日記,出出PO,希望取到些溫暖和關注...?


最後,還遠嫁了,真的要面對陌生的環境和朋友不多的生活,


這,是命中注定我是要孤單的嗎?
















0 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