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October 06, 2017

:<日記仔> 20171006:




今天一早還是得去跟前秘書交接。

課長叫我然後回公司,還以為有什麼安排,

結果原來只是想我回去給他安撫!

特別走回總公司原來就只為了這樣?


對公司失望。

但是其實在公司待過一年,我又怎會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呢?

當然會回去幫忙,也是各取所需吧,而我也正在找工作,

加上,我也是感激之前他們有用我做代班的,

所以現在又再次找上我,雖然短命,但一天薪水也是薪水,當做工讀生看吧。


只是我又要找工作了。




茫茫前路,我看不到前面,好迷惘。


中午回到家,跟好像好久沒相處的大比比賴在房間裡,

就一塊兒躺著,沒在做什麼,好像也是一種生活?


然後,他去上班了,


又剩下自己一個。




家裡其實好多事情等著做,但我覺得好累---

是身體累還是心累呢?


就又力不從心起來。


一直在放空。



到底,我這一年,尤其在台灣,是不是被下了什麼降頭呢?


明明,在香港的時候,也不算不積極的啊。


傍晚,小天使又冒出來了。

又是一枚獅子女。

有時候,跟陌生人講講話,說說自己故事,

也是我的一種舒壓方式?


晚上,車厘跟我說,覺得我們不能再原地踏步了。

我們來了台灣這麼多年,

是的沒錯沒有什麼經濟負擔。


但也因為這樣,我們就安於現狀,頹廢下來了。

不是說要什麼成就,不是要跟別人比較,

但,好像連跟自己交代都沒辦法。


這些年來,我有進步過多少呢?

我的熱血,我的火,給消掉了嗎?


在香港,可能真的有種無形的壓力,

也許會每天接觸人,有朋友,有家人,

會說起近況,要有不錯的工作,要有錢,要有不錯的生活,

在香港,好像真的好有動力。


可是在台灣,好像都不用跟誰交代,

然後有一天過一天。


這樣太糟了。

然後不知道哪裡來的打擊,

心情說不好就不好,可又沒有工作去依靠,

結果很一厥不振的模樣。


2017已經到了第10個月了,回歸台灣已經2個多月了,

我這陣子又做過了什麼?

怎麼有挫折就想逃避,就要把人生停擺了?


可是要命的,我真的沒有什麼想法。

唉。

希望黑暗過會是晨曦。





0 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