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June 07, 2018

: 20180606 悲傷的事情:



今夜喝得很醉。

我發現,這些月來,只有是酒醉的感覺,我才能放鬆,清醒,好好思考。

說實在,我覺得十二宮總讓我抑壓。

表面上,我好像是愛恨分明的兒女,
其實不是的,我覺得自己最心深處,其實有一塊是非常抑壓的。
就好像,十二宮代表雙魚的那種自我犧牲。
今天聽到一個非常非常悲傷的消息,頓時覺得無能為力。

甚至,不想面對。

繼而跳出很多傷心的回憶。
例如曾經有一任ex,覺得他很懂我,我很信任他。他在我最難過最寂寞的時候,總會暖著我。然而有一天,他還是離我而去。

人與人之間,是不是總是有限期的?

緣份,是不是因為總有期限,才會讓人懂得珍惜?

其實在台灣這些年來,學會了習慣孤單,很多事情,沒有人會幫你,你得自己面對,學習生活,學習適應。

在難過的時候,在想家的時候,在氣餒的時候,會有無助的時候,

一個人,生活在這陌生的國度,

有多少次想一走了之呢?


然這是自己選擇的路,只能無怨無悔。

這也算是一種無能為力和必須面對吧。

雖然我並不富裕,但是托賴也有一片瓦遮頭,感謝祖先給的福德,最少能讓我們安居樂業。

剛剛,帶著醉意走出陽台,

往外面看,兩顆大樹屹立在房子旁邊,就像在守護我們一樣。

我們小的一直被庇蔭著,有時候,都忘了感謝。

福氣不是必然的,人,要學會感恩,才不會枉過。



p.s. 2天舖天蓋地女作家的消息,
讓我覺得,如果我能像一位文字人,可以一直以文字留下曾經存在的痕跡,其實也是一種美事。

有時候,我的人生好像很無聊,有時候,我的人生好像也不平凡;

記錄下來,除了讓自己別要忘掉,其實也有一部分是希望留下一些痕跡。

我還沒有小孩,未必可以以口述說,但文字呢,卻可以歷久如新,

這可能是我存在在這世上僅有的記錄。




0 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