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July 12, 2018

: 20180711 最近:




好像有些日子沒打日記了。


因為赫然發現荒廢了6年的另一個BLOG~


也會想,在這個主要的BLOG 說太多自己的感覺會不會不好呢~

(雖然我說過自己已在網上打了十多年日記有不錯的防禦力)


我這個人好變態,就是愛開不同的帳號,

EMAIL,BLOG,IG/FB account.....


不過我的動機其實不為什麼,只是方便日常使用吧,

例如有時候有些話不想以大家認識的我表達,

於是就用另一個身份抒發出來吧。


我就是要表達呀。

不能表達所想所感,我會死的。

(又或者只會在極不開心的時候什麼都不想說?)


不過,我想我是沒有變態到要玩分身做些什麼吧,

最少,到目前為止我還是覺得自己太自我,頭腦太簡單,不喜歡太複雜地耍心機吧。

要計算要做戲要複雜,實在太累了。


我只想簡單過日子。



-----------


這樣就上課一個月了。

學習新東西的感覺很好,ENJOY這種感覺。


前陣子迷失的時候,覺得很不了解自己,

現在從學習中再更認識自己回來。


而且最近每天都早睡早起,而且都走路去學校啊,非常健康。



-----------


最近跟UPDATE友人狀況,

她看來更糟了,真的非常擔心。


但是我知道自己完全幫不上忙。


她的感覺我大概懂,而我跟她相似的地方就是任性,執迷不悟,野,

還有太固執,認定了就死手不放,就算明知道自己很痛苦,

會很不愛自己(我懂那是角色上潛移默化/被洗腦了)


所以,別人說我不聽,我又何苦再對她說些什麼呢。



她說,我最少還願意把自己拉上來。


或者,如上文說,我有我的抒發方式,

我願跟別人傾訴,把負能量釋放出來,而她卻比較內斂?



我真的好想幫得上任何一個小忙,可是卻覺得沒有辦法。




話說最近學接睫毛,對我來說對愛化妝的我有些許不便,

因為我覺得要就住卸妝有點不痛快,在努力保護之下,

還是一邊卸妝,接的睫毛還是會掉落。


到現在接了快2星期了,右眼掉得開始疏落,

有一束更是在一個奇怪的位置。

其實超級想卸了這一束又醜、又歪掉了的睫毛,

可是又覺得,如果卸了這一束那一小區就有點變禿了會不會更難看呢?

所以一直頂著歪歪的睫毛見人,想說有空梳一下也許沒那麼奇怪。


不過老實說,每一次看到鏡子,那一束歪睫毛還是那麼的顯眼和醜,

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是一直忍耐著,就由著它,放任它在令自己變醜。


然後,今天晚上在洗臉的時候,它終於掉落了。

在不知不覺間。

甚至它掉了我還是不確定是不是它。


但是掉落了之後,豁然開朗,

因為這根本早就應該要卸掉!根本沒了它沒有不好看,完全沒有奇怪好嗎。


為何我那麼傻怕失去然後一直把醜的東西放在身上呢?


這也真的印證到我這個很大的毛病!



人就是害怕未知,害怕失去,

失去了會不會找不回來?會不會遇上更糟的?

所以寧願把不喜歡的痛苦的硬留在身邊。


尤其人越大,承受能力也越來越低了,

覺得一動不如一靜,就算不愛有個伴也好,

激心的也好,每天以淚洗臉也好,總之就是不希望身邊的位置懸空。


於是寧願每天折磨自己,屈出病來,

也不敢從痛苦關係中逃離。



這種感覺我太懂了,因為在愛情中我總是不乾脆的人。



可是每次被狠飛後,雖然痛苦到不得不得了,

但是也是感謝那個折磨我的人放生我,

我當然也知道逃出生天的感覺有多美好,

但是我下一次我還是再執迷不悟。



從別人身上,總會反映出自己來,

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。

我知道我們的性格總是用情太深,又盼望奇蹟發生,

只是以過來人身份覺得,其實破裂了的感情,又或者對方會折磨你,

其實這段關係已經沒救了,愛你又怎麼不疼你呢?

別想有什麼轉機了,那只會讓自己更泥足深陷罷。


朋友仔,但願你早點涅槃重生。








0 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