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May 30, 2018

:哥哥仔:





0530。


我居然還記得。


這是哥哥仔的生日。

其實,他已經是一個20年前的人了。



突然驚訝時間是不是過得太快了?



1998 年。

一個女校生。短髮,四眼,臉圓圓胖胖,不會打扮。

除了校服之外,沒有一條裙子。


我的所謂男性朋友,都是在YES!裡面認識的筆友。

交男筆友的目的是什麼?你說呢?


一個卜卜脆的年齡,被困在女校裡面,當然也會想結交異性。

而且身邊有好些同學都有男朋友了。



無錯,我固然也自知自己就是一副TB樣,

*話說回來,我也不懂自己何以要以這種形象示人,

那會是某一種保護自己的方式嗎?


又或者,那個年紀,

真的單純以為緣份一到,對方就會愛上自己呀,

哪懂原來有什麼吸引力法則 ,還要準備和包裝那麼多啊~


---------


哥哥仔是我的鄰居。

真的是住在隔離屋的鄰居。


很記得,好多個早上,當我聽到他家的鐵閘聲,我也跟著快手快腳的出門。

就為了要遇上哥哥仔。


那時候有套漫畫叫 <近所物語>,裡面的男主角叫勤勤,

就是一個很高很瘦的男孩。


不用說,哥哥仔就是我的勤勤。目測他有183CM,超級瘦。

腿很長,頭很小,單眼皮,眼睛瞇瞇的。

不過其實,因為他真的太高了,我好像都沒能看清楚他的臉過。

(我也懷疑,之後我那麼喜歡183,應該就是他當年給我的震懾感吧。)



其實我是F.1暑假才搬到這裡的,所以那就只是一年多的鄰居吧。

看他的校服,就是我們樓下那家BAND5中學,

一副"不良學生"刻在他的臉上。

說實在,我喜歡的,也許好像只是一種感覺?



之後每一個早上,我都希望聽到他家開門,為了可以見見他。

有時候,只是他的家人,當然會很失望;

可是看到他又怎樣呢,其實每一次就算我們並排一起等電梯,

一起坐電梯,那怕就近在咫尺,我也只有心跳加速的份兒。


閒時,我會跟「志同道合」會暗戀鄰居的同學一起說說哥哥仔。

彷彿暗戀就是一件很美好很浪漫的事兒。

(真的懷念那單純青蔥的時光)


可是呀,之後聽其他鄰居說,他升不上中四了。

唯有去家人的凍肉店工作。




噢!怎麼會這樣!!!實在晴天霹靂!

我會不會再看不到他了?

還好,他還是會一早出門,就看到他穿便服的樣子,

突然覺得沒了親切感,但又多了幾分神秘。


只是大多時候,他都比我早很多就出門去了。


而且很晚才回家,因為我會從防盜眼看出去(哈)



我也只能這樣偷看他了。





其實,暗戀這件事,可是說是我中學女校年代的一種寄托和樂趣吧,

只是當他沒了那個學生身份,我更覺得彼此變成了兩個世界的人了。

突然,好像失去了某種寄托。


----------


記得還有1083 的年代嗎?有一天我忽發奇想,



想查他家的電話號嗎!



我就偷看他家的信箱呀,確定登記人的名字,然後再打去1083查!

真虧自己想得出來!

竟然,竟然真的給我查到了!可是!我當然不敢打!



突然又變想很多,怎麼打去好呢?打去會是他接嗎?(他有一個哥哥)

就算是他接,我們又可以說什麼呢?


結果就算辛苦得到了他家電話,卻好像無用武之地。




可是有一天突然又冒出怪念頭,

我就試著打過去,如果是他接,我就直接說我是亂打的,

問他可不可以跟我講電話!




真佩服自己居然想到那麼白痴的開場白!


不過,又真的成功了:D


哇~!!!!!!!!!!!!!!!!!!





當然,他會問我住哪兒,長怎樣,這樣各樣的,

我就是神秘啊,


因為我知道,他不可能會喜歡我這類型的。


的確,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。



只是,一想到可以進一步靠近喜歡的對象,是開心的。

誰有我這種無聊和勇氣啊。




就這樣過了一段日子,也許是因為他一直在問吧,

我居然忍不住告訴了他我就住在他隔壁!



他當下當然覺得很驚訝,不過也因為這樣,

我發現,我們原來其實只是一牆之隔 。

因為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,於是就試過敲牆看看,結果,他就是在另一端。


在自我催眠之下,覺得這實在是太浪漫了。


我們還玩敲牆遊戲起來,哈哈。



當然,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,

挺肯定相信,就算之前聊得多曖昧,

他是不可能喜歡我的。


而我呢,喜歡他,其實也好像不知道是為什麼的。

就是一種感覺吧。



我們講電話的時候,什麼都會聊一下,

記得有一次互相說了一下最近買了什麼老翻,

然後他說他想看,叫我拿給他。


!!!!!!!!!!!!!!!!


意思是我們要見面了嗎?




單純的我害羞了好久,才敢答應。


還記得那一張是<生化壽屍> (居然是一套這樣的電影)


於是,我就隔著鐵閘把這一張老翻交給他。



這是第一次正式接觸。



回想起來,也許我的膽量是這樣從小一步一步TRAIN來的吧。



他說他有一個老死,叫阿DEE,是他的最好朋友。

那時候,我也跟他講過電話(可我倒是忘了為什麼會聊起來了)

在日常生活中,其實我算是害羞的人吧,只有在電話裡我才比較能放開。

(是因為太陽火星十二宮嗎?)


然後有一天,忘了是他說還是我說要去游水,

於是哥哥仔,阿DEE和我,居然就一塊去了觀塘游池去游水了!

天啊,到底出了什麼錯,我們第一次真正出街居然是去游水!???


不過,到了20年後的今天會覺得,也許就是因為那麼爆,我才記得到現在吧。




就三個人去游水吧,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,

(我應該是有穿TEE在泳衣上面的啦。)

大家其實一點也不熟,也沒有講很多話。



我也真心忘了是不是因為見面完後,他覺得我們連做朋友也不適合,

還是因為要會考了呢?真的忘了為什麼,就少了聯絡。



不過我也因為哥哥仔,居然開始配CON,開始看NON-NO,開始打扮起來。

就算不是為了他,為了自己,也好。


於是也沒有再像一個TB了。



再後來,他們家非常突然地搬走了!!!!!!!!!!!!!!

我的哥哥仔要離開我了!!!!

(後來聽說是他爸爸破產要賣樓)


於是這個持續了大約2年的暗戀故事,就被逼結束了。



--------


我們到底算是有緣還是無緣呢?


不過,回想起來,還是很值得回味的。



其實在F·5終於拍拖之前,我的暗戀經驗爆炸。

曾經擔心,我會不會這輩子都遇不上愛我的人,

要一輩子都單戀別人呢?




哥哥仔,謝謝你在我的少女時代出現過。

一個跟我一樣是雙子座的暗戀對象。



----------


到了今天,連我也離開那個成長的地方了。

親愛的哥哥仔, 你現在還好嗎?



只是,某天我們若在街上相遇,恐怕已經不可能認出彼此了。



-----------

最後的一個小插曲是,

在我F.6 時認識了在同一家女校畢業出來的師姐,

因為一個人口普查,我們𣊬間成了好朋友。


閒聊間,她說她的前男友叫阿DEE,

聽到這個名字,馬想起了哥哥仔。

於是再深入的問,發現,原來就是同一個人。


這個世界,其實很小。


可是自此之後我也沒有遇到哥哥仔呀。








0 omments: